112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十光深巷 书名:女主太优秀
    www.pkgg.net

    十三阿哥看着木惜梅瑟缩的模样,伸手帮她把领子给理了理,望向远方似乎在犹豫什么话要不要说,有似乎在犹豫怎么开口。

亚洲十大博彩    “不说我走了!”实在受不了这屋外的寒冷,木惜梅冷的受不了之后丢下这么一句就准备转(shēn)离开回屋去。

    “等下!”抓住木惜梅的手腕,十三阿哥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了一下,不自在的说道,“算算(rì)子也快来了,你这些天还是不要老是跟着十哥到处乱跑,免得到最后自己(shēn)子吃不消!”

    听到这句话的木惜梅先是有些摸不着头脑,随即轰的一下,一张脸突然变的通红彻底,看着十三阿哥眼神不自在的望向远处,木惜梅低下头搅扭着衣角一时间也无语以对。

    “这是我问木太医要的一些药,你拿着!”将手中叠放整齐的药包塞到木惜梅的手中,“这些天别碰冷的东西!”

    看着十三阿哥匆匆离开的尴尬步伐,木惜梅思绪竟然片刻间有些空白,药包上的暖意竟然慢慢的渗透了木惜梅的四肢,甚至到了她的五脏六腑,使得她整个人都暖暖的。

    思绪似乎回到了一年前,那时也是寒冷的冬天,似乎也是在这种桥上吧!木惜梅朝着空中缓缓的哈了口气,空中缓缓升起的雾气将木惜梅的思绪带到那天。

亚洲十大博彩    “十阿哥你快点!”木惜梅站在桥上面,看着还没有完全结冰的河面心不在焉的随口说道。

    “你让十哥下去干什么?”十三阿哥站在木惜梅旁边看着这对冤家又开始斗气玩乐不由的有些好奇。

亚洲十大博彩    “他想吃鱼,又说让我做,既然想吃就自己提供原材料呗!”木惜梅趴到石头砌成的雕栏上面无聊的说道,话说她到底是为什么要陪这个小(pì)孩胡闹啊!真是的,要怪只能怪她心太软,看到这个小(pì)孩眼中不经意流出的寂寞,才多嘴答应的!

    十三阿哥看着木惜梅脸上即后悔又无聊的表(qíng)不由的缓缓一笑,这个妮子心中可是柔软一片的,知道十哥喜欢吃鱼,竟然想在他的生(rì)宴做全鱼宴给她吃!

    正在两人静默的看着十阿哥一个人在底下奋斗的时候,突然一股暖流缓缓的汇聚到木惜梅的腹部,慢慢的这股暖流变成了刺骨的冰冷,像冰锥一样刺入木惜梅的腹部。

    闷哼一声的木惜梅蹲下(shēn)子,心中暗想:糟了!前几天还在想这女人的亲戚怎么还不来,现下怎么这个时候跑来?

    “怎么了?”看着木惜梅突然惨白一片的脸色,十三阿哥赶紧蹲下(shēn)子查看。

    痛处慢慢渗透木惜梅的全(shēn),面对着十三阿哥的急切,木惜梅心中是又恼又觉得难看!

    十三阿哥见木惜梅不回答,准备上前将她抱起送往太医院,却发现一股红色的液体顺着木惜梅的下摆流出,一时间愣在哪里没有任何反应。

    “还愣住干什么?帮我喊翠梅!”木惜梅自己也知道是什么流了出来,看着十三阿哥一改平时的冷静睿智,不由的大声喊道。

亚洲十大博彩    “站在这里干什么?”平平的声音从(shēn)后响起打断了木惜梅的回忆,她回头望去,只见刚刚还好好的九阿哥此刻脸上又恢复了(yīn)沉。

    “给九爷请安!”木惜梅折了折(shēn)子请安道。

    “起来吧!”九阿哥眯起眼睛看了看木惜梅手上的药包,缓了缓才开口说道,“自个儿受不了寒,还偏偏(ài)往外跑,是想折腾人吗?”

    看着就阿哥给眯起眼睛冷冷的开口,木惜梅撇撇嘴角,当初他也是知(qíng)者一个!这些年除了十三阿哥和十阿哥就属和眼前这个九阿哥接触最多了。

    “奴婢告退!”低下头,木惜梅感觉到九阿哥此刻心(qíng)不好也没有多说什么,乖乖的退下。

    没走几步便见到了十阿哥和八阿哥,行了礼并未多说什么,木惜梅便离开,离开时听到十阿哥嘴里喃喃自语着:刚刚明明不是这个药包啊!

    一时间没有细想,木惜梅心想反正这个十阿哥对什么事(qíng)都是一知半解迷迷糊糊的,说什么也不奇怪!

    “九弟还不走?”八阿哥靠近周围一阵死寂的九阿哥温和的开口问道。

亚洲十大博彩    “恩!”九阿哥以单音节做以回答,并没有说出是个什么原因导致还没走。

    “既然准备给了,为什么没给??”八阿哥和九阿哥站在一起,眼神眺望着远处白茫茫的一片问道。

    九阿哥顿了顿,脸上有着被看穿的难看,随即冷声说道,“既然已经有了就不需要了!”说完将怀中的药包丢落到冰面上,发出一阵声响。亚洲十大博彩转(shēn)毫不留恋的离开。

    “九哥怎么了?怎么生那么大的气?”和九阿哥擦肩而过的十阿哥有些怕怕的问着八阿哥,而八阿哥只是拍了拍十阿哥的肩膀笑而不语。

    而在十阿哥看到冰面上的药包之后突然大叫,“啊!就是这个!我说怎么不一样呢!原来是没给惜梅那丫头啊!“

    叹了口气的八阿哥看着眼前的一片,嘴角的笑容依旧温和,但是眼中闪过一丝狠戾,这个女人不能留了!能让老九这么牵挂的女人,(rì)后定会是他们成大事的一块绊脚石!

    说快也快的,一切事宜定下来之后大家就出来了,康熙让太子和四阿哥八阿哥三人留京处理事宜,九阿哥十阿哥和十三阿哥一同出游。

亚洲十大博彩    马车里摇摇晃晃的走着,康熙坐在正中央闭目养神,木惜梅和十三阿哥坐在左右两侧,九阿哥和十阿哥在外面骑着马在前面开道。

    木惜梅每隔一会都会将头伸出呼吸下这外面干净清醒的空气,只是,每当木惜梅掀开帘子坐吸着外面的空气时,总是会好奇的看了看九阿哥?他怎么也会来?

    “怎么?老九一起出来,梅丫头有意见?”一声平民打扮的康熙怎么也掩饰不了他一(shēn)的贵族之气,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是车里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

    “奴婢只是好奇而已!”放下帘子,木惜梅回道,“奴婢以为九阿......九少爷一直都是喜静不喜闹的!”

    “除了你,大家都喜静不喜闹!”十三阿哥嗤笑一声说道,似乎真的把康熙当做普通的父亲一般。

    看着康熙脸上没有什么波动,依旧在闭目养神,木惜梅朝着十三阿哥做了个鬼脸。

    “老爷!”又坐了一会,实在是忍受不了这安静的气氛,木惜梅又开口唤道。

    “真给皇额娘说中了!”康熙睁开眼睛,眼里没有一丝朦胧的睡意,依旧炯炯有神。

    “太后说奴婢什么了?”木惜梅朝着康熙靠了靠歪着脑袋问道。

    “太后说啊!”康熙故作神秘的顿了顿,随即看向一旁的十三阿哥,“太后说,朕这次出来带了只小猴子出来,这一路上可不会无聊了!”

    康熙刚说完,十三阿哥便哈哈大笑了起来,木惜梅感觉到脸烧的火(rè),也不知道是这话说的她涩的慌,还是十三阿哥笑着的俊脸照的她羞的慌。

    “皇阿玛,什么事(qíng)啊?”十阿哥的声音在马车外面响起,扬高的声音透露着他对车里发生的事(qíng)的极度好奇。

    “没事!”木惜梅转了转眼珠子,鬼点子离开就冒了上来,掀开帘子的木惜梅对着一脸求知(yù)的十阿哥说道,“老爷只是刚刚看了看你骑马,就突然笑了起来,奴婢也不知道老爷笑什么!”

    故弄虚玄的话让十阿哥又是好奇又是担心自己是不是骑马的姿势有问题,整个人在马背上面动来动去的,搞笑的很!

    一回头,看着康熙和十三阿哥那两对相似的眸子里面闪过相同的笑意,木惜梅嘟起嘴嚷嚷着,“这不有人比我还像猴子吗?”

    玩笑的一句话,却惹得十三阿哥心中掠过一抹惊心,有些担心的看着康熙,只见康熙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阿玛好久没笑的那么开怀了!”等到康熙一阵笑罢,十三阿哥暖暖的勾起嘴角柔声说道。

    木惜梅望着十三阿哥眼,里面是一个做儿子的对父亲的关心和仰慕,无关乎皇帝与臣子,只是普普通通的父与子,其实当康熙只把十三阿哥一个人留在马车里的时候就应该能看的出他对十三阿哥的疼(ài)。

    或许正是因为十三阿哥眼中真诚的仰慕以及对那个皇位的不在乎,康熙才会对他如此的宠(ài),每次出游都带着他,但是这(rì)后,十三阿哥到底做了什么,会让康熙幽静他那么久?

    “刚刚不是还聒噪的很,现下怎么就不说话了呢?”康熙看着微微失神的木惜梅问道。

    木惜梅收回眼中出现莫名的哀愁,恢复以往神色说道,“老爷不是说奴婢像猴子的嘛,奴婢为了洗清这个罪名只能安安静静的了!”

    康熙闻言再次仰头大笑起来。

    “十三爷!”看着康熙的大笑和十三阿哥的抿嘴一笑,木惜梅笑的谄媚的望着十三阿哥说道,“要不要和奴婢打一个赌?”

    “打个赌?”十三阿哥转着手指上的羊脂玉扳指,沉思了片刻,这个小妮子每次都是打必赢的赌,这次不知道又要出什么鬼主意了!

    “老爷,您看这十三爷竟然怕我一个小小的丫头!”看着十三阿哥警觉的模样,木惜梅干脆直接坐到了康熙的旁边撒(jiāo)着。

    “十三啊!有什么好怕的!”康熙满眼的笑意,听着眼前的两个孩子之间对话,心(qíng)越来越好,“这梅丫头要是开口要的东西你没有,阿玛给你!”

    “好!你说吧!”十三阿哥闻言一个击掌爽快的答应了。

    木惜梅见状有种被算计的感觉,“老爷,我看这十三爷刚刚故意是等您说话的!”

    “恩!”康熙好笑的指着十三阿哥,“咱堂堂的大清阿哥竟然小气到如此的地步,赌注还要阿玛给!”

    “阿玛你有所不知!”十三阿哥苦笑连连的说道,“这丫头鬼灵精怪,上次我赌输了竟然让我去给她找来一百只蚂蚁,而且还得是有雌有雄!”

    康熙闻言转头看着木惜梅皱着眉头,“梅丫头,你这可是什么赌注?金子银子不要,让一个阿哥去找蚂蚁,而且还是一百只雌雄不一!”

    “老爷,是十三爷先笑奴婢弹琴说奴婢弹的实在是糟蹋听的人的耳朵,然后又说自己无所不能的一样,奴婢才......”木惜梅有些委屈的说道。

    去年生辰,太后说要赏她,她什么也不喜(ài),突然的想学琴,便让太后(yǔn)了自己,让宫中的琴师来教自己。

    可是谁想到最后琴弦都断了,可是自己还是弹不出一首完整的曲子来,这件事(qíng)让十三阿哥知道了,可是让他笑了许久。

    “阿玛!”十三阿哥看着木惜梅委屈的模样偷偷的在康熙耳边说道,“您要是听了这丫头弹琴,肯定会和儿臣一样,(qíng)愿去找那个蚂蚁也不愿意再听下去了!”

    马车里就三个人,而且坐的又是如此相近,木惜梅怎么可能听不到十三阿哥所说的话,一个激动的她立刻站了起来,却忘记这里是马车里面,头撞到了车顶,一阵哀嚎的蹲了下来。

    “你看看你!”康熙和十三阿哥见状赶紧起(shēn),只见木惜梅满眼噙着泪水,可见这一次撞的有多重!

    “阿玛,出什么事(qíng)了?”听闻到马车里的声音,九阿哥立刻跳下了马冲了进来,一掀开帘子便发现康熙和十三阿哥围着木惜梅。

    “怎么了?”没有人回答九阿哥的话,使得九阿哥的声音变得有些焦急。

    康熙闻言回头看了九阿哥一眼,自己的这个儿子从小就有些(yīn)沉,让人摸不透他的脾(xìng),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老九的声音出现如此焦急。

    “没事!”十三阿哥仔细看了看木惜梅的头,确定没什么大碍之后,才回头说道。“还不是这丫头太兴奋有些忘记自己在马车里面,一时手舞足蹈的就撞上了!”

    听着十三阿哥调侃的话,木惜梅趁着康熙看着九阿哥,手一伸,使劲往十三阿哥腰上一掐,十三阿哥顿时就倒抽一口气。

    “既然都停下来了,梅丫头也没什么大碍,就下去走走吧!”康熙看着三人之间的气氛,眼中闪过一丝沉思,随即说道。

    “是!”九阿哥闻言低头,伸手将康熙搀扶下马车,转(shēn)之际还看了一眼木惜梅,只见她皱着小脸,头上还有着十三阿哥的那双手帮她揉着。

    眼中闪过一丝嫉妒的光芒的九阿哥在看向康熙探寻的目光时心中一惊,随即脸上恢复平常神色,“儿子陪阿玛去那边走走!”

    因为康熙有吩咐,因为是微服私访,所以在外面一律不许说出自己的(shēn)份,但是因为比较拗口,大家有时候会喊出皇阿玛,有时候又喊着阿玛。

    还好现下才到了郊外,康熙也就由着他们喊,没有多说什么!“好!就去那边走走!”

    等到九阿哥和康熙走远点了,木惜梅才小声问着十三阿哥,“你说我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九阿哥,怎么我感觉他最近瞪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呢?”

    “你啊!难得还有这个感觉!”十三阿哥故意伸手点了点木惜梅头上明显的大包,刺的她龇牙咧嘴的才笑着说道。

    “坏人!!”瞪了十三阿哥一眼的木惜梅推开他,自己下车准备去找十阿哥玩玩,却被(shēn)后的十三阿哥一把拉住了手腕。

    “你对九哥......”十三阿哥(yù)言又止的问着,脸上有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嫉妒。

    木惜梅看着十三阿哥(yù)言又止的模样,知道他所问的是什么,赶紧摇了摇头,手脚并用的否决着,“我疯了啊!让我天天跟那么(yīn)沉的人在一起还不把我给憋死!”

    十三阿哥这次才开了紧抿的嘴角,笑的有些宠溺的说道,“你这话要是给九哥听到就惨了!”

    木惜梅闻言翻了个白眼,“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哼了哼鼻子,转(shēn)准备跳下马车,却又突然想起什么回头眯起眼睛盯着十三阿哥,“你要是敢告密......哼哼......”

    看着木惜梅幼稚的威胁,十三阿哥好笑的摇了摇头,他堂堂大清国的阿哥会怕一个丫头的威胁,不过嘴上还是顺着话说道,“绝对不会!我可不敢!”

    木惜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跳下马车,四周寻去,发现九阿哥和康熙一前一后正走在河边散步,这个天气有什么好散步的??

    找了找,终于在一个小土坡上面找着嘟着嘴生闷气的十阿哥,一路小跑的跑到是十阿哥的面前,“十爷?”

    “哼!”幼稚的小孩犯起了忧郁自闭症,哼了哼脸朝一旁看去。

    “十爷,奴婢这是做错了什么让您生这么大的气?”木惜梅谄媚的看着十阿哥狗腿的笑着,开玩笑待会还得使唤他去干活,现在就生气了待会的活谁来干?

    “你......仗着皇祖母的宠(ài)每天就知道欺负,现在连皇阿玛都宠你,你......你以后肯定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可是堂堂大清国的阿哥,你怎么就......”

    十阿哥突然的爆发让木惜梅愣了愣,要不是看着眼前这个小孩一脸正经的模样,她肯定会笑出来,就因为这事?

    “是是是!”木惜梅弯屈行了个大礼,“奴婢知道错了,您是堂堂大清国最威风的十阿哥,谁敢不把您放在眼里呢!”

    木惜梅突如其来的柔顺让十阿哥激动高昂的抱怨停了下来,弄的他忘记自己刚刚想好要教训眼前这个丫头的言语了。

    “你、你、你知道就好!”不习惯这个样子的十阿哥说话开始起了结巴,“我去找九哥去了!”

    像是受到惊吓一般,十阿哥快步走到了九阿哥和康熙的(shēn)边,时不时的还回头看了看木惜梅,似乎她会突然变(shēn)咬他一样。

    “你又说了什么让十哥受到如此的惊吓?”十三阿哥走到木惜梅(shēn)后看着十阿哥每走几步就回头的模样问道。

    “没什么!”木惜梅耸了耸肩,一脸无辜的表(qíng)看着十三阿哥。

    “少在我这边装无辜!”十三阿哥弹了弹木惜梅的脑门,“你是个什么样子我还不清楚?就没你不敢做的事(qíng)!”

    朝着十三阿哥做了个鬼脸,木惜梅才不解释,眼前的这个人虽然是个豪爽的人,但是精的很,自己的心思还是少让她摸透比较好,免得(rì)后栽了!

    看着木惜梅两步一走三步一跳,就真的像个猴子一样,十三阿哥嘴角的宠溺越发的扩大,“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qíng)!”

    “我不知道!”头也没回的木惜梅连问题都不听就直接回答。

    十三阿哥挑眉,“这问题都没听就说不知道,难道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你一个堂堂的阿哥都不知道的问题,我一个小丫头怎么会知道?”木惜梅回头皱了皱鼻子俏皮的说道,“还是说你觉得我天资聪明,所以想要请教?”

    “你啊!”十三阿哥无奈的看了木惜梅一眼,这丫头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我只是想知道,我们第二次见面,你怎么就知道我(shēn)后的那个人就是四哥?”

    第二次见面,木惜梅歪着头想了想,啊!对了就是晚上偷溜出来被气得半死的那次。

    “你还敢提那次!!”木惜梅想到了新仇旧恨,用力跺着脚步走到十三阿哥面前,准备有手指指着十三阿哥,随即又想起眼前人的(shēn)份,自己用左手将右手拿了回去。

    “都怪你!上次要不是你气我,也不至于让我气的失去理智,走到半路撞上九阿哥这个瘟神,让他记恨这么久!!!”语气越说越激动的木惜梅,口水都差点喷了出来。

    “你撞上九哥?”

    木惜梅看着十三阿哥脸上的表(qíng),似乎他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事(qíng),难道九阿哥没提过这件事?没提过是不是意味着他没记仇?要是没记仇那干嘛在宫里的这些年处处盯着她?

    “九哥事后没说什么吗?”十三阿哥沉思了一会后,脸上表(qíng)有些严肃的问道。

    “你觉得他要是有说什么,我还能站在这里吗?”没好气的看了十三阿哥一眼,木惜梅说道,“说到底还不都怪你!!!”。

    看着木惜梅脸上的怒气腾腾,十三阿哥有些笑不出来,以他对九阿哥的了解,他不是那种会息事宁人的人,相反的是那种别人得罪他一分,他还别人十分的人,怎么会?难道九哥真的看上了惜梅?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太优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12手机阅读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